“骡子,你在这没完没了穷摸索啥呢?”罗富贵闻声一扭头,现指导员已经在身侧

“骡子,你在这没完没了穷摸索啥呢?”罗富贵闻声一扭头,现指导员已经在身侧

他们是上午上的车,所以接下来的几顿饭都要在车上吃,李梅虽然没有坐过车,但是也知道火车上的饭菜估计味道不会好到哪里去,而前世对火车餐深恶痛绝的苏幸绝对宁愿啃饼干也不要吃火车上的饭菜,所以李梅和苏奶奶就给苏幸做了一些吃的,香辣牛肉干,苏大贵特意去找的人家店里帮忙做的真空包装,可以多放一段时间,李梅还特意烤了好多的小饼干,苏大贵又买了好些水果塞进苏幸的包里,嘱咐她如果火车上的饭菜不好吃,就吃点这个添补一下,“学妹,你要吃点什么吗?我现在去买点饭,你要不要一起啊,”这位学姐把书收起来,对着苏幸说,“哦,我不用了,我不饿,吃点水果和饼干就好了,”苏幸谢过学姐的好意,没有和她一起去,正好这个时候老师过来叫他们一起去吃饭,学姐就和老师一起去了,老师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苏幸把门关好,不要一个人乱走,苏幸一个人再继续看了会书,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多了,就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妈妈和奶奶做的牛肉干,先用水洗了个苹果,快速的啃了一个苹果之后,再慢慢的一边吃牛肉干,一边吃饼干,苏幸一边看书一边吃的挺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刚刚学姐走了以后,苏幸就把门反锁了,苏幸赶紧放下书走过去,“谁啊?”这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一点,“我,”门外传来的不是学姐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苏幸立刻就警觉起来了,这车厢就她们两个人,而且是两人的车厢,难道是列车员,“你是哪位啊,有事吗?”苏幸没有开门,继续问到,“哦,我是之前在这个车厢里的,我的钱包掉了,证件还在里面呢,能让我进去找找吗?”门外的女人似乎很是着急,一直让苏幸开门让她进来,苏幸听了这人的话,觉得挺奇怪的,既然是丢了东西,为什么乘务员打扫的没捡到,反而来车厢里找,居然没有和乘务员一起,这就有点引人怀疑了,所以苏幸就说:“不好意思哦,现在不方便呢,门被她反锁了,要不你待会再来,我们一直500彩票安全在的,我朋友马上就回来了,”“我真的很急,能开一下门吗,我就看看,然后再去其他的地方找找,拜托了,”门外的女人好像很着急,再三的恳求,不过苏幸还是没有答应开门,这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走动的人也很少,万一遇见坏人该怎么办,“真的不是我不开门,钥匙不在我这,您待会再来吧,就等十多分钟,”苏幸继续说,门外的人一听见这话就没了动静,苏幸正奇怪呢,把耳朵靠近门上听听外面的动静,好一阵子都没动静了,苏幸就坐回去了,过了十几分钟,学姐终于回来了,这回苏幸也是先问清楚是谁才开的门,“你就吃这些吗?虽然火车上的饭菜没那么好吃,但是抵饿,”学姐看见苏幸的一堆吃的,就说道,“嗯,知道了,那我晚上去吃,现在不饿,”苏幸笑着说,然后拿一盒小饼干递给学姐说:“学姐,吃几个吧,我妈妈做的,可香了,”“额,”学姐看了一眼苏幸,然后就拿了两个,道了谢:“谢谢啊,”“不用谢,咱们这几天都要在一起呢,”苏幸笑着说,接着气氛也还算好,聊了几句,苏幸就打算睡一会,今天早上很早就被妈妈拉起来准备,现在吃饱了就想睡会,和学姐打了个招呼就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睡觉午觉了,这一觉苏幸睡到很安慰,睡了两个多小时才被说话声吵醒来了,坐一起来就看见学姐站在门口和人说话,苏幸揉了揉眼睛,穿好鞋,走过去,原来是带队的朱老师,“朱老师,学姐,你们站在门口讲什么,进来说话啊,”“哦,我们吵醒你了吗?刚才我来看见你在睡觉,就没进去,在这里讲就好了,”朱老师笑着说,“没有,我也是睡了好久,”苏幸不好意思的说,然后问道:“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哦,是这样的,刚刚乘务员有来说,车上有流窜的小偷,专门骗人家说屋里落了东西,让开门找找,结果就趁机偷人家的东西,你们两个要小心,关好门,开门的时候先问清楚,”朱老师扶着眼镜嘱咐说,“哦,这样啊,”苏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想起来,今天中午不就是遇到这种事吗,然后就赶紧和朱老师说了,还强调了一下自己没有给开门,“做得好,就是要保持这样的警惕心,待会我去和乘务员说说这个情况,你们没事就不要到处乱走了,”朱老师听了这话,心里一阵后怕,这要是自己带的学生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幸好没事,于是朱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之后更是每隔一个小时就过来看看情况。

(责任编辑:500彩票安全)

本文地址:http://www.worldgou.com/sheji/fuzhuangsheji/201903/6060.html

上一篇:”耶律奉到底是不客气的,他冷冷地说道,“好歹我也是关心你,这才冒雨出来, 下一篇:没有了